站内搜索

当前位置->清华吉融新闻->新闻简讯

江南水乡缘何闹水荒(新京报)

        在普通?#25628;?#37324;,污染是自己的事,治理是国?#19994;?#20107;;在企?#23548;?#30524;里,交罚款比上污水处理设备合算。长期累计的后果酿成了闹“水荒”悲剧。
   最近,无锡?#24515;?#36215;了“水荒?#20445;?#39278;用水大面积污染,个别地段自来水连洗脸都?#33618;?#29992;;水质黏稠,带有极?#24247;?#21050;鼻腥臭味。一时间,饮用水出现紧张,市民纷纷抢购矿泉水。为此,无锡市决定启用一批封闭深水井应急,水利部要求加大引江济太调水力度。
   据?#27835;觶?#27492;次“水荒”因太湖蓝藻突然爆发所致。太湖水已经臭了好长时间,尽管采取了治理措施,但由于长期以来人们向太湖“生态欠账”太多,最终导致了江南遭遇有史以来最?#29616;?#30340;臭自来水事件。
   然而,这个事件是偶然的吗??#23548;?#19978;,无锡“水荒”是长期以来,人们只重视经济发展而忽视环境保护,所积累“灾难”的总爆发。如不及时采取果?#27927;?#26045;,即改变经济增长模式,改变环境治理思?#32602;?#20170;后类似恶性事件还会“层出不穷”。
   我国七大水系中近一半河段?#29616;?#27745;染,86%的城市河段水质普遍超标。全国被污染水系中,比较?#29616;?#30340;是淮河、海河、松花江、辽河、长江中下游以及珠江三角洲等工业比较发达地区。水体污染小河重于大河,北方重于南?#20581;?#25454;国家环境保护总?#36136;?#25454;,我国有三分之二的水系已成为?#28216;?#31867;水。另外,据不完全估计,全国尚有3500万人饮用硝酸盐(?#29616;?#33268;癌物质)超标水。
   太湖蓝藻爆发和云南滇池“水华”形成的原因一样,这就是陆地上大?#24247;?#27694;、磷等营养物质在湖水里集中,以蓝藻、裸?#33258;?#20026;主的水生植物大量繁殖,导致水中氧气缺乏,鱼虾类死亡、水体变臭。城市?#29992;?#30452;排生活污水、农田化肥、农药污染,尤其工厂不达标排放是造成“富营养化”和水体变臭的根本原因。
   2004年9月,?#25910;?#26366;领导5人小组,在无锡的五里湖参加国家863计划《太湖水污染控制与水体修复?#38469;?#21450;工程示?#26029;?#30446;》下属的子专题研究,该项目由国家投资,应无锡市政府邀请进行太湖湿地生态修复。是时,无锡市投入了大量经费,请美国人设?#21697;?#26696;,整改湖滨带,清理了一些废弃鱼塘;采用了梅?#21644;?#27700;源地水质改善?#38469;酢?#27827;网区面源污染控制?#21830;準际酢?#37325;污染水体底泥环保疏浚与生态重建三大?#38469;酢?#31185;学家和地方政府共同努力,试?#22841;?#22797;被长期污染的太湖湿地。如今,该项目获得了国家验证,?#25910;?#30340;大名也在“功臣之?#23567;薄?#20170;天的太湖蓝藻爆发,令?#25910;?#38754;对成绩如芒在背。
   ?#23548;?#19978;,?#25910;?#22312;太湖开展课题期间,就曾怀疑“边治理、边污染”的效果。尽管国家和地方政府投入了近20亿元?#38393;?#29702;费用,但?#25910;?#22312;现场看到,太湖边的?#29992;?#23558;粪尿、洗?#36335;?#27700;等直接倾倒太湖;园林工人在岸边喷洒农药,然后再通过降雨带到湖里。这还不包括上游大量工厂、农田,?#29992;?#23545;大太湖排放的污染物在内。同样是一盆水,你在下?#20301;?#23616;部治理,我在上?#20301;?#20854;他地方排放,最终还不是一样的后果吗?在普通?#25628;?#37324;,污染是自己的事,治理是国?#19994;?#20107;;在企?#23548;?#30524;里,交罚款比上污水处理设备合算。这样长期累计的后果就酿成了江南水乡闹“水荒”悲剧。
   太湖带来了太湖流域的?#27604;伲?#21019;造了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%、?#26222;?#25910;入16%的奇迹。但是,由于“重经济发展、轻环境保护?#20445;?#22826;湖湖泊生态系统结构已遭受空前破坏,连续多年发生了湖?#27425;?#32553;、功能衰退、水质污染、湿地减少等现象。这次无锡“水荒”就是对我国环境保护敲响的警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新京报  作者?#33322;?#39640;明  编辑:赵麟溢

设为首页 | 人才招聘 | 投诉与建议 | 联系我们

[email protected] Eternal Group,all Rights Resrved 辽ICP备10004414

华为市场明日之后
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几点 今日3d小龙一句定三码 时时缩水app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软件 北京时时官方论坛 重庆欢乐生肖三星走势图 排列三排列五开奖号 摇钱树内部资料香港 重庆时时彩调整通知 湖北快3开奖结 广东时时后庄177亿 仼我发高手论坛 新疆11选5走势图 云南时时1106027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现